羊肉的功效与作用(用法和禁忌)


羊肉图片

羊肉


羊肉功能主治

《中华本草》记载“羊肉”功能与主治:温中健脾;补肾壮阳;益气养血。主脾胃虚寒;食少反胃;泻痢;肾阳不足;气血亏虚;虚劳赢瘦;腰膝酸软;阳痿;寒疝;产后虚赢少气;缺乳


羊肉功能主治

《中药大辞典》记载“羊肉”功能与主治:益气补虚,温中暖下。治虚劳羸瘦,腰膝酸软,产后虚冷,腹疼,寒疝,中虚反胃。


羊肉用法用量

《中华本草》记载“羊肉”用法用量:内服:煮食或煎汤,125-250g;或入丸剂。


羊肉用法用量

《中药大辞典》记载“羊肉”用法用量:内服:煮食或煎汤。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本草备要》

补虚劳

甘热属火。补虚劳,益气血,壮阳道,开胃健力,通气发疮(仲景治虚羸蓐劳,有当归羊血汤。《十剂》曰∶补可去弱,人参、羊肉之属是也。东垣曰∶人参补气,羊肉补形。凡味同羊肉者,皆补血虚,阳生则阴长也)。

羊肝,苦寒(苏颂曰温)色青。补肝而明目(肝以泻为补。羊肝丸,治目疾加黄连)。

胆,苦寒。点风泪眼,赤障白翳(腊月入蜜胆中,纸套笼住,悬檐下,待霜出,扫取点眼。又入蜜胆中蒸之,候干,研为膏,每含少许,或点之。名二百味草花膏,以羊食百草,蜂采百花也。时珍曰∶肝窍开于目,胆汁减则目暗。目者,肝之外候,胆之精华也,故诸胆皆治目病)。

胫骨,入肾而补骨。烧灰擦牙良(时珍曰∶羊胫骨灰可以磨镜,羊头骨可以消铁。误吞铜钱者,胫骨三钱,米饮下)。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本草便读》

羊肉

味甘温.入肝胃.补血功优.壮阳道.治虚劳.发风力猛.羊血生吞石毒解.羊肝丸服眼科良.(羊肉味甘气膻.性热无毒.入脾胃肝三经.以形补形.一切虚寒瘕疝腹中急痛等证.皆可服食.然亦宜脾胃未衰.能于运化者.否则膻浊之物.油腻之品.反为不美.且最能动风发毒.一切有外证有风毒者.不可用之.

○羊血咸平无毒.用白者热饮良.解一切石毒.一切草毒.又能活血行血.治产后血闷血攻血瘀等证.

○羊肝古方虽有用羊肝治目疾等法.然亦不过以肝入肝.假为引导.毕竟无甚功用.究不若用羊胆之为美也.)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本草分经》

甘热,属火,补虚劳益气力,开胃壮阳道,能发痼疾及疮。羊 结成羊腹中者,治反胃。羊角明目杀虫。生羊血治血晕,解一切毒。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长沙药解》

【本经】无。

味苦,《素问》:羊肉、杏、薤皆苦。气膻,入足太阴脾、足厥阴肝经。温肝脾而扶阳,止疼痛而缓急。

《金匮》当归生姜羊肉汤方在当归。用之治寒疝腹痛者。以水寒木枯,温气颓败,阴邪凝结,则为瘕疝,枯木郁冲,则为腹痛。羊肉暖补肝脾之温气,以消凝郁也。治胁痛里急者,以厥阴之经,自少腹而走两胁,肝脾阳虚,乙木不达,郁迫而生痛急,羊肉温补肝脾之阳气,以缓迫切也。治产后腹中疼痛者,产后血亡,温气脱泄,乙木枯槁,郁克己土,故腹中疼痛,羊肉补厥阴之温气,以达枯木也。治虚劳不足者,以虚劳不足,无不由脾肝之阳虚,羊肉补肝脾之阳气,以助生机也。

羊肉淳浓温厚,暖肝脾而助生长,缓迫急而止疼痛,大补温气之剂也。其诸主治,止带下,断崩中,疗反胃,治肠滑,暖脾胃,起劳伤,消脚气,生乳汁,补产后诸虚。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滇南本草》

肉,气味臊、甘、微苦,性大热。无毒。主治补中益气,安神,止惊止痛。产妇食之易生。又治风眩痰症,男子五劳七伤,小儿惊痫癫搐。开胃健脾,食之神效。病患忌服,又能动风。

──务本卷一下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本草乘雅半偈》

(别录上品)

【气味】苦甘,大热,无毒。

【主治】暖中,字乳、余疾,及头脑大风,汗出虚劳,寒冷,补中,益气,安心,止惊。

【核】曰∶羊类甚多,备载 羊角条核。

【 】曰∶羊,火属。子,羔,羊下有火,若火始然,可进而大,心畜也。其为药用,通心,主血脉。经云∶藏真通于心,心藏血脉之气也。金匮要略羊肉汤,疗产后腹中 痛。

音鸠。鸠,急也。血涩于营,脉滞于摇也。别录广字乳余疾。字,女子字;乳,女生子。

余疾,疾解而不了了也。大风头脑,汗出虚劳寒冷者,木失达,火亡发也。发之达之,中乃补,气乃益,惊乃止,心乃安,木郁达,火郁发,子藉母补,母叶子助也。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雷公炮制药性解》

味甘,性大热无毒,入脾肺二经。主虚劳寒冷,脑风大风,补脾益气,安心定惊。

按∶羊肉之甘,宜其归脾,于卦为兑,实属西方之金,故亦入肺脏。十剂云∶补可以去弱,人参羊肉之类是也。夫人参补气在中,羊肉补形在表凡补虚者,当分用之,不得概视也。

六月食之伤神,孕妇及水肿骨蒸疟疾,一切火症,咸宜忌之。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名医别录》

味甘,大热,无毒.主缓中,字乳余疾,及头脑大风汗出,虚劳寒冷,补中益气,安止惊.


羊肉图片

图片

羊肉《本草思辨录》

羊之为物,古说至赜,或谓火畜(礼月令及周官庖人注),或谓土畜(淮南子时则训及吕览孟春注),或谓西方之性(牲子胎教篇),或谓土木之母(淮南子时则训),五行已占其四;而自愚思之,即谓之水畜亦何恧焉。羊以西北方产者为美,有长髯可当长髯主簿之目(古今注)。又好登历山崖倾仄处,略无怖意,其肾气之充固,非他畜比。惟于五行咸具中,以得火土之气为尤多。故仲圣用治寒疝腹痛与产后腹中 痛,取其气热味甘,足以温脾缓中。

而药之能温脾缓中者尚有之,兹何以非羊肉不可,则以证不独在脾,羊肉正不独治脾也。素问病名心疝,少腹当有形,又任脉为病,男子内结七疝,寒疝即七疝之一,何能于肾无与,即仲圣之大乌头煎、抵当乌头桂枝汤,皆治寒疝腹痛,皆用乌头。乌头者,外驱寒湿,内温肾阳者也。外台乌头汤,且以治寒疝发作时令人阴缩。况胁痛里急,明是寒袭厥阴,产后血虚,无不下寒。小建中汤虽治腹痛,岂能愈此大证。兑为羊,兑卦二阳在下,一阴居上,羊盖具刚很之性(易大壮疏),而能于阴中化阳者。寒疝乃肝肾之阴,同受寒累。羊肉温脾缓中,而肝肾之虚寒,亦得其温补之益,故用之是证,最为切当。其必与归姜协力以成功者,羊肉能于阴中化阳,不能散阴中之寒邪,此归姜辛温之能事,谓为羊肉之前驱可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