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枣的功效与作用(用法和禁忌)


大枣图片

大枣


大枣别名

《中华本草》记载“大枣”别名:壶、木蜜、干枣、美枣、良枣、红枣、干赤枣、胶枣、南枣、白蒲枣、半官枣、刺枣。


大枣别名

《中药大辞典》记载“大枣”别名:干枣、美枣,良枣(《别录》),红枣(《医学入门》)。


大枣别名

《全国中草药汇编》记载“大枣”别名:枣、红枣、枣子


大枣功能主治

《中华本草》记载“大枣”功能与主治:补脾胃;益气血;安心神;调营卫;和药性。主脾胃虚弱;气血不足;食少便溏;倦怠乏力;心悸失眠;妇人脏躁;营卫不和


大枣功能主治

《中药大辞典》记载“大枣”功能与主治:补脾和胃,益气生津,调营卫,解药毒。治胃虚食少,脾弱便溏,气血津液不足,营卫不和,心悸怔忡。妇人赃躁。


大枣功能主治

《全国中草药汇编》记载“大枣”功能与主治:果(大枣):补脾益气,养心安神。用于脾虚泄泻,心悸,失眠,盗汗,血小板减少性紫癜。


大枣用法用量

《中华本草》记载“大枣”用法用量:内服:煎汤,9-15g。


大枣用法用量

《中药大辞典》记载“大枣”用法用量:内服:煎汤,3~6钱;或捣烂作丸。外用:煎水洗或烧存性研末调敷。


大枣用法用量

《全国中草药汇编》记载“大枣”用法用量:果、树皮、根均为2~3钱。枣树皮经提取后,制成枣树皮消炎片,每次服1~2片,每日服2次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的功效与作用《中药学》

【科属与药用部分】本品为鼠李科植物枣的成熟果实。

【性味与归经】甘,平。入脾经。

【功效】补脾胃,养营安神,缓和药性。

【临床应用】1.用于脾胃虚弱、气虚不足、倦怠乏力等症。

本品功能补中益气,用治脾胃虚弱等症,每与党参、白朮等配伍,可加强补中益气的功效。

2.用于脏躁症。

大枣又能养营安神,临床上常与甘草、小麦等同用,以治脏躁症。

此外,本品与甘遂、大载、芜花等峻泻药配伍,既能缓和药性,又能补脾和胃。如与生姜同用,既能协调营卫,又可和理脾胃。

【处方用名】大枣、红枣、大红枣(劈开用。)

【一般用量与用法】三枚至十枚,煎服。

【按语】1.大枣即平日供食用的红枣,性质平和,能培补脾胃,为调补脾胃的常用辅助药。民间常用作为补血的药物,治疗血虚的病症;因此近年来临床上用它补血以止血,治疗过敏性紫癜,可单用或配合其它药物同用。

2.本品配合甘草、小麦,即为甘麦大枣汤,前人用治脏躁。脏躁的发病原因,多由情志抑郁或思虑过度,心脾受损,致脏阴不足而成。其临床表现为无故悲伤、精神失常、坐卧不安、心烦不寐等症。此种症候,类似现代的[病意]病。

【文献摘录】《本经》:「主心腹邪气,安中养脾,助十二经,平胃气,通九窍,补少气,少津浓,身中不足,大惊,四肢重,和百药。」

《别录》:「补中益气,坚志强力,除烦闷,疗心下悬,除肠僻。」

《大明本草》:「润心肺,止嗽,补五脏,治虚损,除肠胃澼气。」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的副作用与禁忌《本草害利》

〔害〕虽能补中而益气,然味过于甘,甘令人满,脾必病也。故中满勿服。凡风痰、痰热及齿痛,俱非所宜。小儿疳病亦禁。生者尤为不利,多食致寒热。热渴膨胀,动脏腑,损脾元,助湿热。凡形羸瘦者,不可食。杀乌附毒。忌葱鱼同食。

〔利〕甘平,调中益气,滋脾土,润心肺,和营卫,缓阴血,生津液,悦颜色,和百药。

红枣,功用相仿,差不及尔。

〔修治〕擘去核用,青州枣,核细形大,多膏甚甜特佳。晒。晋州枣,肥大甘美,次之。

频食生虫损齿,贻害多矣。红枣益脾胃,余者止可充食。入和解药,姜汁炒香,入醒胃药,但去核炒香糊丸,药蒸透,乘热去皮核捣烂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备要》

补脾胃,润心肺,和百药

甘油。脾经血分药。补中益气,滋脾土,润心肺,调营卫,缓阴血,生津液,悦颜色,通九窍,助十二经,和百药。伤寒及补剂加用之,以发脾胃升腾之气。多食损齿(齿属肾,土克水),中满证忌之(甘令人满。大建中汤心下痞者,减饧、枣与甘草同例。成无己曰∶仲景治奔豚用大枣者,滋脾土以平肾气也。治水饮胁痛,有十枣汤,益脾土以胜妄水也)。

北产肥润者良(昂按∶金华南枣,更胜于北,徽宁所产,亦有佳者)。杀乌、附毒。忌葱、鱼同食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便读》

大枣

甘可缓中.温能养血.补脾益胃.润中州能益气调营.止渴生津.和百药而强神助脉.红枣之功不及黑.入营之力胜于乌.(大枣.枣为脾果.种类甚多.大抵以肉浓多脂味甘核小者为佳.味甘性温.入脾胃.补阴血.生津液.和营卫.强神益气.实为中土之良药.惟有湿热者不宜服之.以其易助湿热.易生虫患耳.

○红枣性味相同.功力不及.惟入营和血.仅堪润养耳.)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从新》

补脾胃、润心肺、调营卫、和百药.

甘温.补中益气.滋脾土.润心肺.调营卫.缓阴血.生津液.悦颜色.通九窍.助十二经.和百药.伤寒及补剂中加用之.以发脾胃升腾之气.(须与姜并行.)红枣功用相仿.

差不及尔.虽补中而味过于甘.中满者忌之.(甘令人满、大建中汤、心下痞者减饧枣、与甘草同例.经言、枣为脾果、脾病宜食之、又曰∶脾病患毋多食甘、毋乃相戾耶、不知言宜食者、指不足之脾也、如脾虚泄泻之类、毋多食者、指有余之脾也、如实满肿胀之类、凡用药者、能随其虚实而变通之、虽寻常品味、必获神功、苟执而泥之、虽有良剂、莫展其长、故学人以格致为亟也.)凡风疾痰热及齿痛.俱非所宜.小儿疳病亦禁.生者尤为不利.

北产肥润坚实者佳.(金华南枣及徽宁所产、皮薄而皱、花纹甚细而可爱、味虽甘美、而微带酸、且脂少于北枣、止可充食用、皆不堪入药、宏景曰∶南枣大恶、不堪啖、苏颂曰∶江南出者坚燥少脂、不可入药.)杀乌附毒.忌葱、鱼同食.(诸疮久坏不愈者、枣膏三升、煎水频洗、取愈.食椒闭气、食枣即解.)以上五果类.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撮要》

味甘微苦辛酸咸.气香.入足太阴阳明经.功专和营.得生姜则和卫治疟疾.得小麦、甘草治脏燥悲伤.诸疮久坏不愈.以枣膏煎洗效.食枣闭气.食椒即解.中满及风疾痰热齿痛小儿疳病均忌.杀乌附毒.忌与葱鱼同食.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分经》

甘温,补中益气,滋脾土润心肺,调营卫通九窍,助十二经,和百药,脾病患宜食之。加入补剂与姜并行,能发脾胃升腾之气。风疾痰疾俱非所宜。红枣功用相仿,而力稍逊。

南枣不入药。生枣甘辛,多食生寒热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崇原》

气味甘平,无毒。主心腹邪气,安中,养脾气,平胃气,通九窍,助十二经,补少气,少津液,身中不足,大惊,四肢重,和百药。久服轻身延年。(《本经》。)

(枣始出河东平泽,今近北州郡及江南皆有,唯青州、晋州所生者肥大甘美。五月开白花,八九月果熟黄赤色,烘曝则黑,入药为良。其南方所产者,谓之南枣,北方所产不肥大者,谓之小枣,烘曝不黑者,谓之红枣,只充果食,俱不入药。)

大枣气味甘平,脾之果也。开小白花,生青熟黄,熟极则赤,烘曝则黑,禀土气之专精,具五行之色性。《经》云∶脾为孤脏,中央土,以灌四旁。主治心腹邪气,安中者,谓大枣安中,凡邪气上干于心,下干于腹,皆可治也。养脾气,平胃气,通九窍,助十二经者,谓大枣养脾则胃气自平,从脾胃而行于上下,则通九窍。从脾胃而行于内外,则助十二经。补少气、少津液、身中不足者,谓大枣补身中之不足,故补少气而助无形,补少津液而资有形。

大惊、四肢重、和百药者,谓大枣味甘多脂,调和百药,故大惊而心主之神气虚于内,四肢重而心主之神气虚于外,皆可治也。四肢者,两手两足,皆机关之室,神气之所畅达者也。

久服则五脏调和,血气充足,故轻身延年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经解》

气平.味甘.无毒.主心腹邪气.安中养脾气.平胃气.通九窍.助十二经.补少气少津液.身中不足.大惊四肢重.和百药.久服轻身延年.大枣气平.禀天秋收之金气.入手太阴肺经.味甘无毒.得地中正之土味.入足太阴脾经.气味升多于降.阳也.心腹者.太阴经行之地也.邪之所凑.其气必虚.阴阳形气不足者.宜调以甘药.大枣味甘.可以调不足.故主心腹邪气.外为阳.内为阴.阴和则中安.甘平益阴.所以安中.脾者阴气之原也.胃者阳气之原也.甘平益阴.故养脾气.阴和则阳平.故平胃气.中气不足.则九窍不通.甘能满中.中气足.九窍通也.十二经者.三阴三阳也.脾胃者.阴阳之原也.大枣养脾气.平胃气.则十二经无不助矣.肺主气而生津液.气平益肺.所以主少气少津液也.肺主一身之气.脾统一身之血.甘平益脾肺.身中气血和.自无不足之症矣.血气足则神安.所以定大惊.脾主四肢.味甘益脾.脾气充.四肢自轻.甘平解毒.故和百药.肺气充.脾血足.所以轻身延年也.

【制方】

大枣同小麦、甘草.名甘草小麦汤.治妇人脏燥.无故悲啼.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经逢原》

甘平无毒,入药取大红枣擘去核用。多食令齿生 。《本经》主心腹邪气,安中养脾气,平胃气,通九窍,助十二经,补少气少津液,身中不足,大惊,四肢重,和百药。

发明 枣属土而有火,为脾经血分药。甘先入脾,故用姜枣之辛甘,以和营卫也。仲景治奔豚用湿脾土平肾气也。十枣汤用以益土胜邪水也,而中满者勿食。故仲景建中汤心下痞者减饴,枣与甘草同例,此得用枣之法矣。《金匮》治妇人脏躁、悲愁欲哭,有甘麦大枣汤,亦取其助肝脾肺三经之津液,以滋其燥耳。

《本经》主心腹邪气,亦是和营卫邪之义。平胃气者,以其甘温健运善平胃中敦阜之气也。《素问》以枣为脾家之果。故《本经》又主身中不足,大惊,四肢重,用此补益脾津而神气自宁,肢体自捷矣。古方中用大枣皆是红枣,取生能散表也。入补脾药,宜用南枣,取甘能益津也。其黑枣助湿中火,损齿生虫,入药非宜。生枣多食令人热渴气胀,瘦人多火者弥不可食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长沙药解》

【本经】味甘平。主心腹邪气,安中养脾肋十二经,平胃气,通九窍,补少气,少津液,身中不足,大惊,四肢重,和百药。久服轻身长年。叶覆麻黄,能令出汗。生平泽。

味甘、微苦、微辛、微酸、微咸,气香,入足太阴脾、足阳明胃经。补太阴己土之精,化阳明戊土之气。生津润肺而除燥,养血滋肝而息风,疗脾胃衰损,调经脉虚芤。

《金匮》十枣汤甘遂、芫花、大戟等分为散,大枣十枚。煎服一钱匕。治中风表解,内有水气,下利呕逆,头痛,心下痞硬满,引胁下痛,汗出不恶寒者。以土败不能制水,水邪泛滥,中气郁阻,肝脾下陷而为泄利,胆胃上逆而作呕吐。戊土迫于甲木,是以心痞胁痛。相火升而卫泄,是以汗出。表证既解,故不恶寒。芫、遂、大戟,决其积水,大枣保其脾精也。

《伤寒》苓桂甘枣汤方在茯苓。用之治伤寒汗后,脐下悸动,欲作奔豚。以汗泻肝脾精气。木枯风动,郁勃冲击,土败而风木升腾,是为奔豚,大枣补脾精而滋风木也。《金匮》甘麦大枣汤方在小麦。用之治妇人脏躁,悲伤欲哭,以木枯风盛,肺津被耗,大枣补脾精而润风燥也。

《伤寒》小柴胡汤方在柴胡。治少阳伤寒。胁下痞硬者,去大枣,加牡蛎,咳者,去人参、大枣、生姜,加五味、干姜,《金匮》黄芪建中汤方在胶饴。治虚劳里急,诸不足。腹满者,去大枣,加茯苓一两,以其补而不行,益滞而助壅也。

木宜直升,曲则作酸,金宜从降,革则作辛,水宜上行,润下则咸,火宜下济,炎上则苦。酸则木病,故宜辛散,辛则金病,故宜酸收,咸则水病,故宜苦温,苦则心病,故宜咸寒。金木不遂其性则病生,水火各遂其性则病作,治宜对宫之味,所以反逆而为顺也。土居四象之中,得五味之和,五气之正,不酸、不辛、不苦、不咸,其味曰甘,不腥、不臊、不焦、不腐,其气曰香。味为阴而气为阳,阳性动而阴性静,以其味甘,则阴静而降,以其气香,则阳动而升。升则己土左旋而水木不陷,降则戊土右转而火金不逆。

四象之病而生四味者,土气之弱也。大枣纯和凝重,具土德之全,气味甘香,直走中宫,而入脾胃,其甘宜胃,其香宜脾。而香甘之外,则四象之味俱备,其辛宜肝,其酸宜肺,其苦宜肾,其咸宜心。补中宫而养诸子,既左右之咸宜,亦四达而不悖,真天下之佳果,人间之良药。

其味浓而质厚,则长于补血而短于补气。人参之补土,补气以生血也,大枣之补土,补血以化气也,是以偏入己土,补脾精而养肝血。凡内伤肝脾之病,土虚木燥,风动血耗者,非此不可,而尤宜于外感发表之际。

盖汗血一也。肺主卫气而司皮毛,肝主营血而司经络。营行脉中,为卫之根,卫行脉外,为营之叶,非卫则营不生,非营则卫不化。酝于卫而藏于营,则为血,酿于营而泄于卫,则为汗,虽异名而实同出,故曰夺汗者勿血,夺血者勿汗。太阳中风,卫气外敛,营郁而生内热,义详桂枝、麻黄桂枝汤方在桂枝。开经络而泻营郁,不以大枣补其营阴,则汗出血亡,外感去而内伤来矣,故仲景于中风桂枝诸方皆用之,补泻并行之法也。十枣汤、葶苈大枣数方,悉是此意。惟伤寒营闭卫郁,义在泻卫,不在泻营,故麻黄汤方在麻黄。不用也。其甘多而香少,则动少而静多,与姜桂同用,调其凝重之气,使之游溢于脏腑,洒陈于经络。以精专之体,改而为流利之性,此先圣之化裁也。

桂枝为内外感伤之原,遇沉、迟、结、代之脉,一变而为新加,再变而为炙甘草方在甘草。总不离桂枝之法。而当归四逆方在当归。治厥阴脉微欲绝,则倍用大枣以滋肝血,方用大枣二十五枚。扩桂枝之义以宏大枣之功,而大枣之能事始尽。其伟绩殊效,备见于仲景诸方矣。

新制大枣法:选坚实肥大者,煮去苦水,换水煮烂,去皮核,净肉半斤,加生姜汁八两,入原汤煮化,连汁晒干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蒙筌》

味甘,气平温。气浓,属土有火,阳也,降也。无毒。北郡俱生,青山(属山东)独胜。末秋摘取,微火烘干。多膏甚甜,形大核细。觅斯入药,不负所名。(诸果只载其名,惟枣独加大字故云。)忌生葱,杀乌毒。(乌头毒也。)劈除内核,服免人烦。通九窍略亚菖蒲,和百药不让甘草。养脾胃益气,润心肺生津。助诸经,补五脏。中满及热疾忌食,齿疼并风疾禁尝。生枣食多,胀脐腹作痢;蒸枣旋啖,益肠胃肥中。苦枣大寒,系枣中味苦者便是;寒邪外感,致热伏脏腑者能医。通大小二便,去狂荡烦满。煮研代蜜,丸药弥佳。枣核以口常含,受气自生津液。陈年核中仁,燔之味苦;(三岁者良。)中恶腹内痛,服即效臻。覆麻黄,能令出汗。余产因州土不一,各各且形状亦殊。牙枣波斯枣略尖长。(出广州。)御枣水菱枣极甘美。(出安邑。)天蒸枣皮薄而皱。(出江南州,蒸熟火烘。)羊矢枣实小边腰枣,出江东。) 东海枣头圆而形大不入药煎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衍义》

今先青州,次晋州,此二等可晒曝入药,益脾胃为佳。余只可充食用。又云,御枣甘美轻脆,后众枣熟,以其甘,故多生虫。今人所谓扑落酥者是。又有牙枣,先众枣熟,亦甘美,但微酸,尖长。此二等只堪啖,不堪收曝。今人将干枣去核,于铛锅中微火缓逼干为末,量多少,入生姜末为汤,点服,调和胃气。又,将煮枣肉和治脾胃丸药,尤佳。又青州枣去皮核,焙干为枣圈,达都下,为奇果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乘雅半偈》

(本经上品)

【气味】甘平,无毒。

【主治】主心腹邪气,安中,养脾气,平胃气,通九窍,助十二经,补少气,少津液、身中不足,大惊,四肢重,和百药。久服轻身延年。叶覆麻黄,能令出汗。

【核】曰∶近北州郡皆出,青州者特佳。木心绛赤,枝间有刺。四月生小叶尖泽,五月开小花青白,作兰香,七八月果熟,南北皆有,不及青州者肉浓多脂,种类甚多,如御枣、水菱枣,味虽美不堪入药,有齿疾疳病,及虫 人,不宜啖,小儿尤不宜食。与葱同食,令五脏不和;与鱼同食,令腰腹痛;多啖令齿黄生蚀。嵇康有云∶齿处晋而黄是矣。

绍隆王先生云∶味甘气温而性平,中不足者,以温充之,形不足者,以甘辅之。后天生气,借此盈溢于内外矣。

【 】曰∶甘平多肉,为脾之果,从两束,以束脾与胃之阳气,腐化水谷,设散漫不羁,便无酝酿宣布之力。唯其束束,方能数数腐化耳。其心赤,故主邪气之在心腹,以致中宫不安。中安,则养脾和胃矣。十二经络,莫不资始于脾,脾属太阴,太阴开,故开通九窍,而助十二经脉也。补少气者,补中气之少,补津液者,津液咸从脾运,脾强则津液足,身中有余,若中气上逆,成大惊者,亦得仗庇,旋归本位,脾主四肢,虚则四肢重,强则四肢轻。

和百药者,甘平无毒,赤心之投也。脾资后天,故轻身延年,脾虚当服,实则不任用之。叶覆麻黄,则扬液成汗,以能宣通津液,假麻黄张大之力耳。

(合麦门冬参看,则知资始资生,两有异同处,更合龟、鹿、蚱蝉、白僵蚕、狗脊、萆而推展之。其法不可胜用矣。

唯其束束,则不散漫不羁矣。唯其不散漫不羁,乃得赤心之投矣。尔雅注云∶有壶枣。

壶,犹匏也。自大而锐上者是也。有细腰者,为辘轳枣,其实小而圆紫黑色者,为羊枣。

潘岳赋云∶枣下纂纂,朱实离离。

清异录云∶百益一损者枣。

汉武内传云∶老子西游,省太真王母,共食王门之枣,其实如瓶。

尔雅翼云∶枣者 木,枣束相重,枣 相连。又云∶大而锐上曰壶;细腰曰边;白熟曰;树小实酢曰腻;实小而圆,紫黑曰遵;大如鸡卵曰洗;苦味曰蹶泄;不着子曰 ;味短苦曰还味;枣有十一名,郭氏得九焉。后世有紫枣、玄枣、西王母枣、东海蒸枣、洛阳夏内,与古者八月剥枣。大戴礼云∶剥者,取也,其修治则曰新之, 之,以为馈食之笾。)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雷公炮制药性解》

味甘,性平无毒,入心脾二经。主和百药,益五脏,润心肺,养脾胃,补精气,生津液,通九窍,强筋骨,祛邪气,悦颜色。去核用,杀乌豆毒,忌生葱。

按∶枣之入脾者,经所谓五味入口,甘先归脾是也。心则生脾者也,宜并入之。多服能壅脾作胀,而中满及齿痛风疾者,咸非所宜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名医别录》

无毒.补中益气,强力,除烦闷,治心下悬、肠 .久服不饥神仙.一名干枣,一名美枣,一名良枣.八月采,曝干.三岁陈核中仁,燔之,味苦,主治腹痛,邪气.生枣,味甘、辛,多食令人多寒热,羸瘦者,不可食.生河东.(杀乌头毒.)

又,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药笼小品》

甘温。

补中益脾。

同老姜和营卫,利百药。

惟嫌助火,胃热齿痛所忌。


大枣图片

图片

大枣《本草思辨录》

大枣色赤味甘,为火土合德,甘中带辛,其木多刺,则微兼乎金,故能安中润液而通九窍。通九窍之效,非如细辛木通速而易见,以火金之用为土德所掩也。

生姜味辛色黄,由阳明入卫。大枣味甘色赤,由太阴入营。其能入营,由于甘中有辛,惟甘守之用多,得生姜乃不至过守。生姜辛通之用多,得大枣乃不至过通。二物并用,所以为和营卫之主剂。

太阴湿土贵乎湿润,湿润太过则宜白术,湿润不及则宜大枣。大枣肉浓含津,不能挤泌而分,正有似乎湿土,故本经主安中养脾少津液。然其甘壅之弊亦伏于是,故腹满最忌,胸满心满不忌。胁下者,少阳厥阴往来之路,而肝血脾实统之。枣补脾而性腻,亦能滞肝,故胁下至于痞硬亦忌之,但满不忌。

硬在心下,非胁下比矣;然脾之支脉从胃注心,枣不能无忌,而较胁下则次之。仲圣法,和营卫以生姜三两、大枣十二枚为相当之数,生姜泻心汤、旋复代赭汤、大柴胡汤,皆心下硬也,枣如常数、而生姜用至四两五两,以硬不在胁下,故枣不去;枣之弊宜杜,故生姜加多也。

然则甘草泻心汤,何以心下硬而生姜且无之?是则有故也,下利日数十行、谷不化、腹中雷鸣,脾之虚甚矣。枣乃脾家专药,脾虚自捷趋于脾,何至上怫其心,此与半夏泻心汤皆病属下后,非若生姜泻心旋复代赭之为汗后,大柴胡之有往来寒热,宜和营卫而生姜必不可去也。

腹满必不宜枣,然亦间有用者。浓朴七物汤之腹满是实满,实则当下,枣尤大忌。不知病不止腹满也,发热十日脉浮数,表亦有邪,治兼表里,故合小承气桂枝两汤而微变之。浓朴治腹满专药,既以为君,又加生姜至五两,减枣为十枚,何患乎枣之甘壅。仲圣所以不去之者,桂枝汤为解肌和营卫之剂,解肌不能无桂枝,和营卫不能有姜无枣。芍药所以去之者,病本无汗,不当敛其卫气,况有小承气更加芍药,则是脾约之治法,桂枝生姜,尚何望其解肌。是则腹满之有枣,为与生姜和营卫,又有层层顾虑之精心,寓乎其间,非苟焉者也。

有和营卫而姜枣之数加多者,竹叶汤是也。风之中人,每带严寒肃杀之气而来,适逢产后阳虚,遂至发热头痛面赤而喘,是邪发太阳兼真阳上越之证。喘非卫实,故只以桂枝桔防开太阳而不用麻杏。若面赤而头项亦强,则为邪入阳明,将欲作痉,故以葛根起阴气而柔筋,附在上之风热,惟竹叶能散之,故以竹叶标方名,明非他中风之比。药具阴阳,故又加人参以和之。且参能偕葛根生津,协附草固里也。然则姜枣之加多何为,产后本已汗出表虚,此复取汗以解邪,岂寻常和营卫之数,能胜其任者哉。

有和营卫而姜枣之数加少者,柴胡桂枝汤是也。柴胡桂枝两方,皆取微似汗。此合两方为一方,不在取汗而在化太少两经之邪,使药力微偏于里,故虽和营卫而姜枣特减其数也。

有姜枣并用,而数不相当即非和营卫者,一为吴茱萸汤。呕加生姜,寒多加生姜,内有久寒加吴茱萸生姜,仲圣固恒言之矣。盖吴茱萸辟厥阴之寒邪,生姜散阳明之呕逆。生姜治寒,是散而上之;吴茱萸治寒,是辟而下之。吴茱萸汤二物并用,所治皆寒证之重者,故生姜用至六两。胃受肝邪,其虚已甚,故以枣与人参大补其中,非与生姜和营卫也。一为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。当归四逆之用枣,说具于下。此加茱姜,因内有久寒,非茱姜不足以除之。其数更多于吴茱萸汤者,以此兼脉细欲绝之血寒也。一为橘皮竹茹汤。橘姜并用之方,有橘枳生姜汤,有橘皮汤。胸中气塞短气,只肺胃之气结。干呕哕手足厥,明系哕由于呕而作,视单呕者轻。干呕而哕,故气不行于四肢,亦只须利脾肺之气,宣阳明之阳。盖以橘皮辛温而苦,能利水谷,为脾肺之散药泄药。生姜辛而微温,为肺胃之散药升药。二物有相须之益,故常并用。此哕逆而用橘姜,意亦如是。徐氏以橘皮与竹茹、一寒一温为对待释之,失其旨矣。夫胃逆总由于肝逆胆逆∶肝逆则寒,以吴茱萸逐肝寒;胆逆则热,以竹茹泄胆热。

此天然对待之药。方用竹茹,是为胆逆而哕。惟橘皮用至二斤,生姜用至半斤,热除气平而中亦惫矣。大枣参草,所以补中而善后也。一为黄 桂枝五物汤。桂枝汤,外证得之为解肌和营卫,内证得之为化气调阴阳。(徐忠可语)此治血痹阴阳俱微,故于桂枝汤中重加生姜以宣阳,加黄 以开痹。枣得芍药则化阴,得桂枝则化阳,虽安中而仍能走表。若再加甘草,则守之太过,故大枣不可无而甘草必去之。一为射干麻黄汤。证属肺家邪实,用生姜是与麻黄同泄肺邪,肺泄则伤,即宜安中生金而杜后患,故入大枣为随剿随抚之策。以无桂枝杏仁,故麻黄生姜俱用至四两,大枣只缘麻姜多而佐之,故减为七枚。一为炙甘草汤。病至脉结代、心动悸,不止营卫之不和矣,治以益营补中,则脉复而悸平。生姜与参桂麻麦胶地清酒并施,所以益营而通脉。营出中焦,中不治则血不生,故用枣草以补中而数较生姜为多也。

有姜枣并用,而数相当亦非和营卫者,黄芩加半夏生姜汤是也。黄芩汤之用枣,说具于下。此加夏姜,专为治呕。姜不加多者,多则于自利有妨也。姜枣之数相当者,适然之事也。

(试更举有枣无姜之方,疏之以毕其义。一为当归四逆汤。厥阴血虚中寒,用桂枝汤内四物加当归细辛通草,所以温血散寒而通脉。散不宜过,故生姜去之。枣加多者,以能补中而随当归辈生血液也。一为黄芩汤。太阳少阳合病下利与太阳阳明合病下利,何以治法迥异?

盖太阳去阳明最近,虽下利而太阳之邪在表者,曾不少衰,故以葛根从阳明达太阳之药,协麻桂解之于表。加芍药者,约三物峻发之性而使之回旋两经也。太阳去少阳较远,既下利则热气内淫,不能挽少阳之邪,转从太阳而出。故以黄芩清少阳之药,专治其利。加芍药者,恐病邪犹恋太阳而不使之合也。或曰∶葛根汤发汗必虚其表,不可无姜枣和营卫。黄芩汤之不用姜,固其宜矣,独枣何以不去耶?曰∶此正治少阳下利法也。利在太阴少阴,宜燥宜温;此为少阳热耗其液,非清不治,何敢再犯温燥。惟利则脾虚,补脾而复能润液者,舍大枣莫属。况变柴胡汤而仍用和法,枣与甘草皆不得无之。若阳明下利之宜大小承气者,枣草又大忌矣。一为黄连汤。凡病但有热无寒,据脉证一二,可断为少阳者,如呕而发热者,小柴胡汤主之。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。所谓有柴胡证,但见一证便是,不必悉具也。如寒热兼有之少阳病,在表者为往来寒热,在里者为喜呕为腹中痛,其有表无寒热而但里有寒热者,如黄连汤。腹中痛者寒也,欲呕吐者热也。寒在脾,热在胃,乃不曰脾胃病,而以为少阳病者何也?(方中行条辨列少阳篇,金鉴亦依之。)盖少阳居半表半里,出表挟阳而犯胃,则欲呕吐;入里化阴而侮脾,则腹中痛。胃即热则胸不能独寒。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二句,谓胸中有热,由胃中有邪气也。胃中之邪,即少阳之邪也。病属少阳,自当以小柴胡汤增减治之。表无寒热,故去柴胡。腹中痛,故去黄芩。治欲呕之胃热,故以黄连佐半夏。治腹痛之脾寒,故以干姜佐人参。胃治则降,脾治则升。脾升胃降,少阳可不治而自治矣。而犹有虑焉者,药兼寒热,不和其在里之阴阳,则少阳之气,未必肯抑然而自下,故又加桂枝协甘草以化气而和之。有桂枝若不去生姜,则桂枝趋重于表,用之何益。且表无寒热,营卫无待于和。枣则补中而能滋热耗之液,故生姜不可有,而大枣不可无也。一为甘麦大枣汤。脏燥或主五脏,或主心脏,或主肺脏,或主子脏。窃于数说中衡之,似以子脏为当。子脏即子宫。

悲伤欲哭诸端,虽见于心肺肾三经,而总由于子宫燥气乘之而致。子宫之燥,则由胃家阴液不足以滋之也。(略参唐容川说)甘麦甘凉,所以益阴清热。大枣甘而微温,复 其中宫之气。藏阴之受荫者大矣。治在滋燥而屏血药不用,岂血虚劳损者比乎。一为十枣汤。芫花甘遂大戟皆毒药,而并用之以逐饮,且不下不止。饮随下去,则脾伤而液亏矣。药之足以补脾润液而御毒者,无过大枣。若云培土以制水,则峻逐之际,何藉于制。夫三物走驶而大枣迟重,相反而适相济。盖与和营卫之偶生姜,泻肺满之偶葶苈,又初无二致也。一为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。发汗后,仲圣每以姜枣和营卫,此发汗后而脐下悸欲作奔豚,则肾气正思上乘,不则补中宫以御之。一为附子粳米汤。说具饴糖。